• <var id="vsu5b"><output id="vsu5b"></output></var>
  • <small id="vsu5b"></small>

      1. <small id="vsu5b"></small> <meter id="vsu5b"></meter>

        為企業提供一站式專業法律服務
        盈科案例法律咨詢熱線 400-065-0688

        盈科案例|公司并購交易流程失誤引發的股權轉讓糾紛

        已被瀏覽0

        更新日期:2022-03-17

        來源:商訟 ,作者鄔錦梅



        一、案情介紹


        2017年6月,甲公司(下稱收購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與乙公司(下稱目標公司)董事劉某就“甲公司擬100%收購乙公司”事宜開展多次談判。最終,雙方確定交易模式為:收購公司與目標公司的2名法人股東(M公司、Z公司)及5名非法人股東分別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以收購目標公司100%股權。其中部分協議約定“如收購公司在截止日前未完成足額支付股權轉讓價款,應于截止日后10個工作日內(截止至2018年1月10日前)向目標公司股東支付標的股權鎖定費用”。談判中,收購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僅與目標公司董事劉某單獨商談,劉某表示由他出面與其他股東協商,確保完成100%股權收購。張某并未與目標公司7位股東謀面,對其他股東情況不了解。收購公司在7份《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先行加蓋公章后交給了劉某。此后,收購公司從未收到過目標公司股東簽章返還的協議。


        2018年5月,收購公司收到目標公司股東M公司寄發的落款日期為2018年5月10日的《關于股權轉讓協議后續處理的函》,要求收購公司支付股權鎖定款200萬,才獲知M公司在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加蓋公章的事實。


        2021年2月,收購公司被目標公司股東之一M公司訴至法院,請求收購公司支付股權鎖定費200萬元及利息?!皡f議給了劉某后一直沒收到M公司返還的協議,現在要錢是來碰瓷的吧!”面對突如其來的索賠,收購公司措手不及。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定收購公司與M公司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書》已成立生效,收購公司應支付違約金(法院對股權鎖定費性質認定)200萬元。對一審判決,收購公司心有不甘,更擔心引起“目標公司的其他6位股東均來分一杯羹”的蝴蝶效應,遂提起了上訴。二審過程中為避免重蹈覆轍,收購公司請求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鄔錦梅律師團隊參與代理。


        二、律師策略


        我們接手本案前,二審已進行一次庭審,法院隨時都可能作出二審判決。為扭轉局面,我們聽取當事人關于收購公司、目標公司股權收購的來龍去脈并研究分析。本案中,由于收購公司、目標公司及目標公司各股東之間關于公司并購、股權轉讓事宜前期磋商、談判、決議等均由劉某中轉,收購公司與股東之間未形成任何書面成果,且合同的簽訂、轉遞流程極其不規范,導致取證困難、證據不充分。在研讀一審判決及相關書面材料并與當事人充分溝通后,鄔錦梅律師總結本案爭議焦點如下:


        (一)股權轉讓協議書》是否成立?


        【鄔律師觀點】


        依據《合同法》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之規定,M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內就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作出承諾,目標公司與M公司未履行股權轉讓行為,由此可主張協議未成立。該觀點一審原代理人也曾提出,但法院并未采納。鄔律師通過分析一審判決及相關文書材料,發現未支持原因在于收購公司未充分舉證證明合同簽章流程,未完整還原案件事實,僅有充分說理不足以證明雙方已簽字蓋章的合同未成立。因此,二審中我們重在證據收集,以試圖達到改判效果。



        【證據采集】


        團隊楊律師向收購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目標公司董事劉某、股東谷某等人收集微信聊天記錄、證人證言。


        張某與劉某的微信聊天記錄可反映出,2017年6月開始磋商公司并購事宜;2017年7月,收購公司在7份《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先行加蓋公司章并交給劉某,后張某多次通過電話、微信詢問協議事宜,但均無進展推進,也未收到任何一位目標公司股東的回簽協議。楊律師分別與張某、劉某及谷某(上述三人是前期磋商關鍵人物)就“公司并購前期磋商,股權轉讓協議簽訂、轉遞流程”調查取證,以文字形式還原了事實真相。


        (二)M公司在目標公司持有的案涉股權是否具備轉讓的條件?



        【鄔律師觀點】


        1、從實體上看,M公司尚不具備向收購公司轉讓股權的條件。經調查取證,M公司、目標公司、目標公司其余6名股東,曾簽訂《增資協議》,約定M公司對目標公司實現增資1000萬元前,不得以任何形式處置其持有的目標公司10%股權。截至二審階段,M公司僅向目標公司完成增資500萬元,因此其持有目標公司10%股權不具備對外轉讓的條件。


        2、從程序上看,目標公司股東M公司轉讓股權時,未通知其他股東,侵害了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權,其對外股權轉讓屬于瑕疵轉讓。其股權轉讓給收購公司的行為違反法律規定。根據目標公司《章程》及《公司法》關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對外轉讓股權應征得公司半數以上其他股東同意的規定,其他股東在同等條件下可行使優先購買權,但M公司股權轉讓時,沒有通知其他股東。


        3、目標公司嚴重虧損且已被吊銷營業執照,對于收購公司來說,其已不具備并購的商業價值,收購公司合同目的已無法實現。


        4、收購公司要100%股權收購,而其他6名股東亦未返回簽字蓋章的股權轉讓協議,導致股權轉讓未達成。如果法院判決收購公司履行10%股權收購,會導致收購公司的合同目的不能實現。



        【證據采集】


        團隊楊律師調取M公司、目標公司及其他股東之間《增資協議》訴訟案的材料,證明了M公司股權轉讓從事實層面上無法實現。

        (三)因各方均已在《股權轉讓協議書》


        上簽字蓋章,即使法院認定合同成立,我們可否申請調整減少涉案股權鎖定款(違約金)金額?


        我們認為:一審法院認定《股權轉讓協議書》已成立生效,收購公司向目標公司股東M公司支付違約金200萬元不違背公平原則。目標公司注冊資金為200余萬元,M公司持有10%股權對應注冊資本僅為20余萬元。收購公司基于對目標公司董事劉某的信任以及100%收購目標公司的背景下,決定將該10%股權估值600萬元。但是,在目標公司經營不善,不具備商業價值的情況下,收購金額與股權份額不成比例、嚴重失衡。且事實上,收購公司與M公司也沒有進行股權轉讓交易,亦未給M公司、目標公司造成任何不利后果,因此M公司索要200萬元,不具有合法性、合理性。


        【鄔律師觀點】


        鄔律師認為,即便法院認定《股權轉讓協議書》成立,M公司也未能舉證因未進行股權轉讓致使其蒙受重大損失。因此,違約金(股權鎖定款)200萬元明顯過高,不符合違約金的“填平原則”,可以請求法院調減。代理二審程序期間,楊律師積極與法官就該事宜多次開展溝通,并主張:如違約金過高對收購公司極其不公,目前目標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不具有任何商業價值,股權轉讓未實際履行,目標公司在不能取得股權的情況下仍要支付一筆高額費用,不符合常理。



        三、工作成果摘錄


        (一)針對“股權轉讓協議未成立”的代理意見


        1、收購公司擬通過與目標公司全體股東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取得目標公司100%股權方式收購該公司,目標公司董事劉某負責與收購公司談判,并與目標公司全體股東洽談、轉交相關文件。因目標公司股東之間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導致收購無法進行,也未與目標公司股東進行股權轉讓交易,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未成立且未實際履行。


        2017年6月,收購公司擬收購目標公司,目標公司董事劉某多次與收購公司談判,且劉某表示其負責與目標公司其他股東洽談。雙方談判的收購模式為:收購公司與目標公司2名法人股東(M公司、X公司)及5名非法人股東分別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以購買目標公司100%股權的方式達成收購。收購公司為表達誠意,將與前述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書》預先加蓋公章后交付劉某,由劉某再與相關股東談判并將《股權轉讓協議書》分別交給相應股東蓋章、簽字。后因目標公司股東之間未達成一致意見,導致收購無法進行,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事宜被擱置(證人劉某、方某可出庭作證。


        2、M公司未就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作出任何承諾,也沒有實施履行《股權轉讓協議書》的行為,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未成立。


        M公司未就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在合理時間內作出任何承諾,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未成立。2017年7月下旬,收購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將加蓋收購公司公章的《股權轉讓協議書》交付給劉某,讓其轉交M公司蓋章。事后,收購公司通過電話、微信等方式多次詢問劉某關于M公司蓋章情況,劉某均表示M公司未在《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加蓋公章,且也從未通過劉某或其他方式向收購公司送達加蓋M公司公章的《股權轉讓協議書》。


        2018年5月,收購公司收到M公司寄發的落款日期為2018年5月10日的《關于股權轉讓協議后續處理的函》,才獲知M公司在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加蓋公章的事實,且M公司發函時已經過了收購公司履約期間,M公司其未履行事前催促義務,具有明顯惡意。結合前述事實并根據《合同法》第二十二條“承諾應當以通知的方式作出,但根據交易習慣或者要約表明可以通過行為作出承諾的除外”、第二十三條“承諾應當在要約確定的期限內到達要約人。要約沒有確定承諾期限的,承諾應當依照下列規定到達:(一)要約以對話方式作出的,應當即時作出承諾,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二)要約以非對話方式作出的,承諾應當在合理期限內到達”之規定,M公司并未在合理時間內向收購公司作出承諾,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書》未成立。


        (二)針對“股權轉讓協議已無履行基礎,繼續履行對收購公司極不公平”的代理意見


        1、目標公司除少量咨詢業務外,無其他經營業務,處于嚴重虧損狀態。同時,該公司注冊資金為200余萬元,10%股權對應注冊資本僅為20余萬元。收購公司基于對目標公司董事劉某的信任,以及擬全面收購的背景下,才接受將該10%股權估值600萬元,且在不直接與目標公司其他股東溝通談判的情況下,先于其他股東(包括M公司)在《股權轉讓協議書》上蓋章并交付劉某。此后,劉某及目標公司股東均未向收購公司反饋合同已蓋章。至今,收購公司未收購目標公司,也未與目標公司的其他股東進行股權轉讓交易。


        2、M公司沒有實施履行《股權轉讓協議書》的行為?!豆痉ā返谄呤粭l、M公司《章程》第二十三條均明確規定“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股東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不同意轉讓的,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不購買的,視為同意轉讓。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兩個以上股東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協商確定各自的購買比例;協商不成的,按照轉讓時各自的出資比例行使優先購買權?!盡公司在明知前述規定的情況下,從未就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沒有履行股權轉讓的法定程序。


        3、M公司持有的目標公司的股權為限制性股權受限,不具備轉讓的條件。2017年1月,M公司(甲方)、目標公司(丙方)及目標公司其余6名股東(乙方)簽訂《增資協議》。協議第五條約定“增資完成期限內完成全部1000萬元增資款,或甲方提前付清全部增資款之日前,甲方所持有丙方的全部股份不得進行任何形式的處置,不得轉讓、拍賣、出售、質押、以股抵債等任何形式的處分行為”。截至今日,M公司僅完成500萬元的投資,其轉讓持有目標公司10%股權受限。根據M公司與收購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第四條“M公司保證標的股權為其合法取得的股權,并保證該股權未設定質押、未被凍結,并免遭任何第三人追索,否則M公司應當承擔由此引起的一切經濟和法律責任”之約定,M公司違反該約定,無權要求收購公司向其支付200萬元股權鎖定款。


        4、目前,目標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本案《股權轉讓協議書》已無實際履行可能。因目標公司開業后自行停業連續6個月以上,且未在核準的經營場所從事經營活動,北京市XX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于2019年11月12日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對目標公司作出如下處罰處罰如下:“吊銷當事人營業執照。當事人的債權債務由投資人自行清算或者由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人進行清算,并于清算結束后15日內到原登記機關辦理注銷登記?!?/span>


        (三)關于“請求調減違約金”的代理意見


        本案中,M公司未舉證因雙方未履行股權轉讓而蒙受損失的相關證據,即便法院認定《股權轉讓協議書》成立,收購公司應當承擔相關違約責任,該股權鎖定費(一審定性為合同解除款,二審定性為違約金)過高,不符合適用違約金條款“填平原則”,故上訴人主張調減金額。


        四、案件結果


        (一)針對爭議焦點一《股權轉讓協議書》是否成立問題


        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無誤,《股權轉讓協議書》已成立,是收購公司與M公司真實意思表示,不存在法定合同無效情形,雙方應履行合同權利、義務,根據雙方在一審、二審中的訴請,判決解除《股權轉讓協議書》。


        (二)針對爭議焦點二、爭議焦點三,法院綜合考慮我方律師主張,調減違約金額度:


        二審程序中,團隊楊律師提交多次代理意見及補充代理意見,通過電話、面談方式與法官積極傳達我方主張,讓法官知曉本案對收購公司極為不公平“收購公司非常冤”。最終,二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關于“收購公司支付M公司股權鎖定費(性質認定為違約金、合同解除金)200萬元及利息”判項,并調減違約金金額為50萬元。



        五、典型意義


        (一)合同成立認定


        一審、二審法院認為:


        第一,收購公司與M公司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


        第二,《股權轉讓協議書》的內容是合同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雖然我方(收購公司)雖提供微信聊天記錄、證人證言,欲證明由于M公司未在合理期間內作出承諾(即,M公司沒有及時地將其蓋章的協議返還收購公司或以其他方式告知收購公司其同意股權轉讓),進而故主張導致協議未成立。但,法院認定提供證據不足以證明雙方在《股權轉讓協議書》上加蓋了印章的行為并非各自的真實意思表示,因此認定協議成立、有效。


        第三,協議約定的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從另一個側面來說,在目前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下,國家鼓勵市場交易,法院判決不會輕易地否定一份合同的效力,除非其確實存在合同無效的法定情形。本案收購公司未取得目標公司股權卻需要承擔50萬元違約金背負違約金50萬元,也是合同自治的后果。因此,在此提示,簽訂合同的流程也需要謹慎。



        (二)如果合同約定違約金過高,可以申請減少違約金


        當事人產生糾紛后,經常存在主張違約金約定過高的情況。律師主張調減違約金,且M公司未舉證其因收購公司未進行股權轉讓受到重大損失。最終二審法院支持了調減違約金。


        實踐中,部分當事人僅辯稱“自己不構成違約”“屬于對方違約”“對方沒有損失”等,經法院釋明后,仍堅持原主張,不主張違約金調整。部分當事人即便提出違約金調整主張,但由于舉證意識薄弱、舉證能力不足,既未充分說明理由,亦未對違約金約定過高或過低予以舉證,在合同簽訂及履行過程中未能及時留存相關證據,對其主張的因違約所造成損失的事實舉證不能。因此,對于合同中雙方約定違約金事宜,律師提示如下:



        1、慎重訂約


        違約金約定數額不是越高越好,當事人簽訂合同時應當綜合考慮合同的標的金額、違約可能性、因違約可能造成的損失等因素,明確、合理地確定違約金的具體數額或計算方式。



        2、全面保護


        準確厘清定金、違約金、賠償損失的不同概念,并正確運用、協調處理三者之間的關系,最大化保護守約方合法權益。合同中同時約定了定金、違約金,二者不得同時并用;如適用定金條款,如不足以彌補損失的,可適用損失賠償。



        3、合法行權


        發生合同糾紛后積極到庭參訴,及時明確提出違約金調整主張,避免模糊表達。即便是違約方,從有效保護自身合法權益出發,也應積極應訴,向法院表達意見,避免因企圖逃避法律責任而錯失申請法院調整高額違約金的機會。


        4、積極舉證


        在合同簽訂、履行、糾紛產生的全過程中,提高證據留存意識,注重留存證明合同的履行程度、當事人的過錯程度、守約方的實際損失和預期可得利益損失、防止損失擴大等相關證據材料,積極履行舉證義務。


        (三)股權轉讓流程規范的重要性


        本案中,收購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與目標公司的7位股東未曾謀面,不能了解股東真實情況和意圖想法,僅以目標公司董事劉某為橋梁溝通,致使交易各方信息不互通。。股權轉讓,事關原股東轉移公司決策權、公司資源的再整合,意義重大。我們建議每位投資者與轉讓股東面談才能達到可靠效果。


        此外,本案中M公司未在《股權轉讓協議書》履行期間對收購公司支付股權轉讓款進行催告,未進行提醒、告知。雖然并非法定義務,但作為合同當事人抱有善意的、積極的履約態度是能否順利履約的關鍵因素。在此,我們建議:合同并非一簽了事,作為當事人在積極履行自身義務的同時,要做到與相對人及時、善意溝通。



        六、律師點評


        股權轉讓是一項較為復雜的法律行為,涉及的法律關系多,為避免轉讓方與受讓方出現不必要的糾紛,建議聘請律師介入股權轉讓協議制定過程,以明確界定雙方的權利義務,避免今后引發糾紛。協議在必須遵守《民法典》和《公司法》等相關法律規定的基礎上,也必須遵守公司章程對股東轉讓股權的有特別限制和要求。


        本案中,我方能夠扭轉乾坤的關鍵在于靈活運用商事思維,以公司法的資本投資慣例、理念,投資人控股的意義及管理意義、結合案件中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及投資人的慣例,以呈現給法官真實場景,并結合公平原則,誠信原則,進而說服二審法官。最終,由于當事人申請出庭的證人不能提供郵遞《股權轉讓協議書》的快遞單原件,導致當事人仍然需要承擔50萬的違約責任,我們認為稍有遺憾,也在此提醒企業家們重視法律,重視法務工作!



        国产精品无码视频,免费一级片,国产盗摄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夜夜看片免费夜夜快看